忍者ブログ

深海溺水者。

We are meant to lose the people we love.
Top   -   twitter   -   mirage   -   fiction   -   treasure   -   granary

contact?   →   message   →   microblog   →   koutuanzhang@gmail.com   →   copyright@kou

menu admin LIST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如果我们还能活下去

圣斗士同人,粮食耽美,双生子(撒加加隆生日文)

— 文案 —

意外总是无法保障生命,在年华逝去的那刻,他们才发现对人生的后悔片段以及亏欠于彼此的关爱。
活着的人会坦然,只有真正面临到死亡,才会难以释怀。没有人甘愿死去,他们愿意竭尽所能的活下去,继续前行,并永远相爱。
假如我们能再活一次……
我们要活得更自由,不遗憾。
如果我们能活下去……
我会每天告诉你我很好,然后,请你亲吻我,对我说你会继续爱我。



加隆觉得自己是撒加的累赘,一无事处,不但帮不上忙,还总是捣蛋滋事惹来麻烦。他晓得自己是不太对得起这个同胞哥哥的,但包袱只是包袱,并不具备杀伤性,因此,他总对自己如此的身份得过且过,虽心生愧疚,却也不知悔改,甚至在某种潜意识,自己能成为撒加独一无二的“帮困对象”而沾沾自喜,好不得意。

可于今日的他来说,撒加的“包袱”已经变换了本质,不再是打碎邻居家的玻璃,不再是欺负同桌女生,不再是喜欢吵吵闹闹的愚人节,孩子总是会长大,即便是再熟悉不过的兄弟,彼此的人生轨迹也会脱离彼此所预料的。那些远去的喧哗纯真,就如同不再心有灵犀的玩乐笑话,一点一点的从生活中,从身体内,慢慢地被抽走。

但无论如何,加隆都是爱着撒加的,他宁可作哥哥唯一的小累赘小包袱,偶尔出点岔子,偶尔闹下情绪,也不愿意面临如今的变质发酵。

他希望,撒加能恨他,也害怕,撒加会恨他。

抛弃小时候的纯真,调皮的加隆只是变成了风流的加隆,多少人走近又离开,他的身边总是匆匆过客,这是撒加始料未及的,他奇怪一个受精卵子如何分裂成这般不同的两个个体,自己是稳实赋责任感的,怎么弟弟就成了如此轻浮不恭的浪荡子。以前,他们是那么靠近并相互信任,而人生旅途的绚丽景色依旧迷花了眼,让人瞧不清方向,看不透去路,当迷茫着回过头时,才发现,身旁的人早已改头换面。

这不知不觉间遗失掉的琐碎,却令撒加感到无言的疼痛,揪心的是惋惜,是失落?还未搞清楚这一系列的变化是源自什么化学效应的时候,突如而来的诊断书却打破了已经显得尴尬的平衡。

医生说,你们患的是艾滋病,我很遗憾。

生和死的高调谁都会侃,那些虚情假意和道貌岸然的言语曾是被加隆笑话的调味剂,可是现在,他连试着扯出一个笑容都变成了相当缓慢的事,他明白自己不够潇洒,做不到视死如归大义凛然。这仿如一个梦境,他在梦中叱咤风云,无所不为,他认为那就是他,活得这般洒脱,这般自由,这般激烈,然而,梦醒时分,谈笑间,灰飞烟灭的却是生命,逝去的,则是年华。

加隆始终坚信,问题是出于自己,哥哥是被连累。他无法面对的不单是绝症,还有撒加。他爱他,喜欢依赖他,乐意惹些有的没的,他一直认为自己会独占着哥哥唯一的“包袱”,不论时光如何迁徙,不论随年纪的增长有何隔阂,他们都会是彼此记忆同情感上的驻留,即便已不再当年,可这超乎兄弟间的情谊仍会是他们多年后的感慨以及珍惜。

加隆向上帝发誓,他从没想过要伤害撒加,从来没有。

医院为他们准备了一个双人间,除去睡觉和必要的检查,加隆总尽量不同兄弟打照面,于他来说,撒加的责备和埋怨都不会令他感到宽慰,同样的,撒加也不会那么做,他甚至从来都没对弟弟大声嚷嚷过,而这,只能使加隆更内疚自责。他并不懂如何处理这种场面,这很困难。

撒加不是没发现加隆闪避他的行为,他也同样困扰,作为一个“被害者”——如果可以这么定义,他有完全足够的立场去指责加隆的拈花惹草而导致如今的结果,大好的前程和时间就如此荒废了。远离社交,远离朋友,远离事业,所有的一切都将从他的生命舞台上匆匆谢幕,仓皇而逃。

撒加认为自己打了败仗,后悔着还有无数的事件没有完善,还要等待许多未来得及发生的未来,还没有开始真正享受他的人生。可他不需要指责谁,不需要怨恨谁,这都无济于事,他只是为加隆痛心,为自己不平。

打破尴尬,要他说什么,能说什么?谈何容易。

隔壁42床的老太今早过世了,晚期胃癌,撒加和加隆很难过,那是个十分幽默风趣的老妇,她喜欢讲些让人高兴的故事,大家都很尊敬她。意外的,她留给兄弟俩一个信封,里面的白纸上只用很漂亮的手写体标著着一句话:

假如我能再活一次,假如我能再活下去……

撒加觉得这很有寓意,在细心反复琢磨了三个晚上后,他决定找有点发烧而不得不躺在床上的加隆好好谈谈。

他就坐在床边,手上削着一个苹果,动作很缓慢,内心在斟酌;加隆仰躺着也不太自在,闭着眼睛没有睡意,心里在挣扎。

“如果能再活一次,你想作什么?”先突破僵局的是撒加。

加隆只觉得这话问得颇有用意,细细咀嚼后却也思量不出什么内容,“随便,但绝对不要像现在这样。”

撒加叹口气,微笑,“如果我能再生,我会丢掉一些作为长兄的责任和意识,更多地放松自己。我会每天过得更迷糊一些,热衷甚至狂热地做自己喜欢的事,而不再对着无聊枯燥的文件认真发呆。

“我想我会多出去走走,爬爬山,游游泳,去尽可能多的地方旅行,尝试各个地方的特色点心,不忌口,不挑剔,不过分讲究卫生。

“我还会每天赤着脚把你揣醒,大声训斥搞遭每一件事的你,有了好东西也决不谦让,干预你的学业工作和穿着打扮,陪着你看没营养的三级动画,吃油炸的垃圾食品,嘲笑你一点都不高明的搭讪方式,对你的每一个朋友指指点点。”说到这儿,撒加不由地笑出了声,很清脆。

“如果我能再活一次的话,我会花更多的时间告诉你我爱你,而不是让自己想方设法地包容迁就并且默不作声。”撒加将削好的苹果递给加隆,继续说,“但是,你知道的——我不能。”

嚼着苹果的加隆忽然觉得有些哽咽,他想说这个苹果一点都不甜——比不上撒加的笑,水分也不多——比不上眼眶里的水。他从来不知道撒加也会受不了想揍他,也会忍不住想笑话他,也会疲惫地想放下哥哥的架子。不知名的暖流击打着加隆的情绪,他用拿过苹果,湿腻腻的双手拥抱撒加,猛然的,这令他感受到在好久好久之前,他们也是如此紧紧相连,未分过彼此,连呼吸心跳都在一起。

“……哥,我不想死。哥,对不起。”

“没关系,不是只有你一个人,还有我……幸好有我。”撒加轻轻拍着加隆的背,他晓得即使弟弟流泪也会倔强得不出声,“我们是双生子嘛,怎么样都会在一起的,即便没有第二次生命,也永远都是兄弟,永远一起往前走。”

“撒加,我不在乎来生。”加隆靠着撒加的颈窝,使劲地吸了吸鼻子,仿佛下了某种决心,“如果我们还能活下去,你要每天赤着脚把我揣醒,大声训斥搞遭每一件事的我,有了好东西千万别让着,干预我的学业工作和穿着打扮,陪着我看没营养的三级动画,吃油炸的垃圾食品,嘲笑我一点都不高明的搭讪方式,还要对我的每一个朋友指指点点……”

两个孩子紧紧地拥抱,就像他们未来到人世前,那样牢牢相靠在一起。

假如我们能再活一次……

我们要活得更自由,不遗憾。

如果我们能活下去……

我会每天告诉你我很好,然后,请你亲吻我,对我说你会继续爱我。

我们从时间轴的过去朝着未来不停地走,不是独自一人,家人、朋友、恋人,都跟我们一起走着,好像永远都会持续下去,但有时却没有办法。我们终会停下脚步,终会有再也无法走下去的时候,不过,那并不是消失,而是站在那儿,一直地站在那里,永远都在那个地方,看着身边的人继续往前走去。

没有人会消失,当你也停下脚步的时候,我们就在你的身后。人一生所走的距离,其实很短,它只隔着一个转身。但只要活着,如果能活下去,请一定记得要看着前面,好好地走下去。


— 完 —

By:Kou
2005.春

PR

Comment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 CLOSE

贇 月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花 火

[02/16 Finda]
[10/29 小镰]
[10/27 Finda]
[09/24 cade]
[08/13 Finda]

谧 寻

× CLOSE

Copyright © 深海溺水者。 :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counte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