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深海溺水者。

We are meant to lose the people we love.
Top   -   twitter   -   mirage   -   fiction   -   treasure   -   granary

contact?   →   message   →   microblog   →   koutuanzhang@gmail.com   →   copyright@kou

menu admin LIST



ENTRY NAVI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如果我们还能活下去

圣斗士同人,粮食耽美,双生子(撒加加隆生日文)

— 文案 —

意外总是无法保障生命,在年华逝去的那刻,他们才发现对人生的后悔片段以及亏欠于彼此的关爱。
活着的人会坦然,只有真正面临到死亡,才会难以释怀。没有人甘愿死去,他们愿意竭尽所能的活下去,继续前行,并永远相爱。
假如我们能再活一次……
我们要活得更自由,不遗憾。
如果我们能活下去……
我会每天告诉你我很好,然后,请你亲吻我,对我说你会继续爱我。


PR

When I Loved

圣斗士同人,耽美,米妙(联文)



当我爱的时候,我以为我爱你。
当我失去这份爱的能力时,我才发觉,原来我是真的爱你。


我面对墙坐在床上,被子很柔软,被我压得塌陷在床铺里。他背对着我躺在我的旁边,看起来睡得很沉。他的睡像真不可爱,即使是睡着了,也一如清醒时严峻的表情。
“这家伙,一点也不可爱…”
我的手摸在他的侧脸,我喜欢他的线条,脸的、耳朵的、下巴、脖子,还有那道锁骨的曲线。这么地摸着他,感受着他,我想象着可能放手的那一天,有可能有这么一天存在吗…
“我的宝贝,我最最爱的人。”
亲吻了下他的额头,把覆在他脸上的发轻轻拨开。他的脸真美,那副毫无防备的表情就像在邀请我继续亲吻下去。
“你在勾引我吗?我明明已经,不想和你有任何瓜葛了。”
忘记了如何与你相遇,如何与你相爱,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事,重要的人,在我发觉的时候,已经被我抓在手里。
我该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不是吗?
可是,为什么我还是爱你,为什么我这么爱你,却依旧感觉不到幸福的踪影。因为希望太多而失望太大?这真不像我…

“我的爱人,你也爱我吗?”
我俯在他的身边,他的耳廓就在我的眼前,我张嘴咬住,含在嘴里恣意舔弄着。即使彻夜地拥抱,即使疯狂地发泄着内心的欲望,也永远无法添补的空虚。
“如果我不在了,你是不是会有些不舍呢?”
像小孩子一样任性的话还是冲口而出,我明白这不过是在赌气,如果离开就可以抛弃这份感情,我又何必固执。如果可以守在你的身边,永远在你身边,这样贪心的我,是不是就可以得到满足?
誓言和谎言,在没有界限的时刻显得微不足道。当我爱的时候,我确实以为我爱你。

那一个夏天,忘记了时间的日子里,闷热得总让人感到烦躁。窗外的的树长得太高了,影子把房间遮得很黑,那是个让人讨厌的季节。
“喂!你别乱动啊!”我把躺在身下的人用力压住,他扭动的身体让我无从下手。
“很疼!你这白痴就不能轻点?!”他瞪着我,那双眼睛真漂亮,用来瞪人简直是浪费。
“是哪个家伙拜托我这么做的?恩?你以为现在可以退缩吗?!”我用吼的让他闭嘴,他虽然不再说话,但扭的更厉害了。
“SHIT!”
他不够乖,我把校服领带抽下来捆在他的双腕上。看着他抬高双臂被我压在床上,那样子真是可笑到极点。
“你老实点,我也许会考虑温柔些。”我对着他笑,他生气的脸变得可爱多了,皱着眉像要揍人。
“别再乱动了好不好?你这么扭来扭去的让我怎么动手?”我扶住他的头,凑近他的脸。把手里的小东西按在他的左耳上,一瞬间用力,穿透过去。
“混蛋!!疼死我啦!”他一脚踹在我的肚子上,我被踹到床下,捂着肚子咳嗽起来。
“他…他妈的!你谋杀啊!”大口地喘着气,我飞扑到他身上把他掀翻,“信不信我强奸了你?你这混蛋!”
我扯掉了他的上衣,他对我破口大骂,我只当冲耳不闻。
“你敢动我一下试试看?米罗!”
“妈的!卡妙,这话你还是留着自己用吧,我可不吃你这套。”
“给我滚开!”
“……”
…………
你逃,我追,总是徘徊在追逐游戏里乐此不疲。后来你笑了吗?那时的笑声,在我耳边响个不停。

“我的爱人,爱也会有消失的一天。知道吗?当爱消磨殆尽的那天,即使是我也将不再爱你。”
我放开他的耳,吻一路下划到他的脖子上。轻轻地吻一下,然后啃住不停地折磨着皮肉。我喜欢在爱抚里搀杂点残忍,在他露出无助的表情时,用我的唇让他感受热情。
“当我以为我爱你的时候,当我快要失去这份爱的时候,我都是在爱你。”
“我们都是骄傲的生物,太骄傲,让我无法说出心里全部的感受,你也一样吧?”
“如果只是看着你,就能让你明白吗?”

如果,只是这么看着你,你真的会明白吗?其实,你一直了解吧……


闲散的日子里,我总喜欢坐在树阴下看书,光的精灵从茂盛的树叶间穿射下来,形成了星星点点的光斑,空气中飘荡着青草和野花香,却又飘飘忽忽,不似真切,风儿吹过,引来一阵沙沙的响声。
手上的书翻过一页,突然肩上多了几份重,米罗照旧不放过如此曼妙的下午,放着自己的思维同周公游梦去了,他的脑袋就这么靠着我,清楚地鼻息声渐渐传来。
他睡着的时候,脸上就没了坏笑,特别单纯的模样,很让我喜欢,总为自己拥有了他不为别人所知的一面而感到优越同骄傲。
原来,我也是如此容易满足。
然这样的满足感,米罗并未给我太多。
两个人如何走到一起,这似乎没有什么特定模式,于是相爱也是很自然的。我总是相信付出后终会有回报,但同米罗的相处却像缓缓沉浮找不到边岸的小船。
如此靠近的人,如此亲密的人,如此深爱的人,为何总找不到幸福的灯塔,我不知缺失的究竟是什么。
就像现在,明明是浪漫的下午,我的心情却一落千丈,隐隐的,觉得失望,如同在相处的习惯中,即便拼命拥抱,拼命亲吻,拼命索取都存在的隔阂。
这种落差的存在,注定了不完美的爱情。
“米罗,如果我离开你,你是否会感到寂寞?”


我决定去巴黎,没有原由。
撒加说是逃避,无法反驳,或许各种理由,这是最好借口。

相爱的人,每天住在一起,睡在一起,吃在一起,粘在一起,会否乏味?
相守是幸福,还是消磨耐性?
抑或两者兼有。

米罗,我们开始习惯彼此的同时,也忘了珍惜最初相遇的美丽。

天气不好的时候,左耳总会隐隐作痛,不知是否心理作用。
习惯用最腥红的耳钉去装饰,仿佛量身定做。
一遍遍地怀疑,这是源自你的偏执,还是我的固守。
与其配套的另一只会否再出现于你的左耳上,买的时候是一对,现在却分落两地。

但从今天起,我会保持干净,那个耳洞会被遗忘。
阿布笑我孩子气。

一直担心,当拥有什么的时候,真正的情况是反而变成自己被它们拥有。
我承认是个骄傲的人,没有什么比自尊来得更重要。
而“我”已是构成自尊的全部。
自负如你,亦是如此。

不喜欢询问,不喜欢答复。
你用坏笑猜疑,我用眼神暗示,做不到的心有灵犀。

米罗,我爱你……
我不懂表达,你也永远感觉不到。
米罗,你爱我吗……
我从不疑问,你也永远不给我答案。

相遇靠的是缘分,相处则是一种本能。

爱是心灵的交会与投合,依赖是内心的填补与替代。
我们是充满了相互了解同珍惜,还是彼此保护免除孤立同恐惧。
爱,还是依赖?
沙加的选择题,我无论都分不清。

爱,许是来自缘分。
依赖,许是来自本能。

欢爱的时候,你总喜欢给我点小小的惩罚,好不狡猾。
而我总喜欢故意用眼瞪你,示意抗争。
以为这是种情趣,是种交流,是种幸福。
可,瞬间的愉悦不过是带来更深更广的心情黑洞。

飞上天的气球,何时开始迷路?
我抓着它随风飘舞,摇摇欲坠。
害怕它慢慢漏气,害怕它突然爆破,害怕它真的带我飞上天。

待在一起,有多少年了?
扳扳手指,自己也算不清。
读书,工作,生活,恋爱。
快乐的事情有很多,悲伤却也同比增长。
但庆幸,相处的日子每天都爱过你,每天也对自己说过:总有一天,我会从你身边默默走开,不带任何声响。

爱与被爱同样需要勇气,不可一味地付出。
我在你的怀里,却未必在你心上。
请问,我是否有资格索取?

爱情的天秤上,我们一直失衡。

潜移默化是恐怖的东西,我明白那是一辈子逃不开的缠结。
如同那耳洞所带来的永恒刺痛感,一点一点证实着爱你的心结。

未有打破尖峰时刻的隔阂,无法改变的生活形态,穆总是为我们惋惜。
可两个同样心高气傲的人,又怎么学得会牺牲自己,融入对方。
爱,本就是理性的一部分,脱离不了的实际。
不论你相信与否,世上只有两种人,一类等爱,一类等死。

巴黎下了一整天雨。

指尖落在键盘上,我每天为自己打一篇心理报告,撒加说我需要如此,但我却猜不透理由。米罗是谁?我同他有什么瓜葛?为何一想到他,就会萌生这么许多的情绪?为何一想到他,左耳就会生疼?所有的疑问都无法解答,因为连沙加都没法点拨我。
我的生活很闭塞,周围只有墙,刷得很白很干净,除去固定时间,我不能离开一步,就连去院子晒太阳也必须申请得到批准。
这里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没人理睬,我也不愿说话,只有阿布会来找我聊聊天,他喜欢说我们同病相怜,至于得了什么病,我却并不清楚。
他曾告诉我,说只要在这儿待过,谁都离开不了,就算离开了,心也死了。
我是心智健全的人,为什么要在这里?
阿布摇摇头,说,因为撒加,沙加,还有穆说你有病,不能离开。
有病?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精神病院。

每天,我都躺在床上无所事事,我觉得自己很清醒,如同被关在牢笼里的知更鸟。即便如此,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们还是每天为我检查这检查那,丝毫不敢怠慢,无意间听护士说,我是市长的儿子,需要最好的服侍。
什么是最好的服侍?我什么都不需要,我只想出去,我只想知道米罗是谁。恍恍惚惚间,突然就怀念起某个怀抱,如此温暖。

“撒加,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因为你有病。”
“什么病?”
“……”
“究竟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你只是回家了。”
“课业还没结束,怎么会回来了?”
“因为你逃避……”
“逃避什么?”
“……米罗。”
“他是谁?”
“……”

所有人都不告诉我真相,所有人都对我隐瞒。直到一天,阿布偷偷将一份过期的报纸递给我,上面用很刺目的字赫然写道:

“卡妙,巴黎市长之子,因被媒体曝光是一位同性恋者而被父亲强行从希腊的学校带回巴黎,并送进当地的精神疗养机构,因在治疗期间发生激烈抵抗,导致卡妙脑部受伤,失去记忆。对于此事,全球各国同性恋者纷纷表示抗议,声称……”

报纸从指间滑落,我却什么都想不起来。


多久了?
时钟的指针为什么不肯停一下?停一停,然后倒转回到过去。
过去?可是又有什么意义呢?
过去的我们,已经消失的那段时光,我们就曾幸福过吗?

如何爱人?如何被爱?这个世界只有两类人,一种等爱,一种去爱。
可笑,像个笑话。我们…属于哪一种?

巴黎的雨下了一整天,潮湿的空气让人浑身不舒服。旧报纸被我用来遮雨,水把上面的字迹打湿,变成模糊一片。泛黄的纸张浸透着时间的味道,那是种有着轻微腐臭的味道。
墙,我的世界总是围绕着墙。白色的墙像一座又一座塔围绕在我的四周,让我喘不过气,看不清眼前的事实。

撒加说,卡妙忘了你,你的一切,你还是放弃吧!
穆这么告诉我,米罗,有时候学会放手也是种幸福。
沙加则给我一个问题,米罗,在爱与被爱间,你选择什么?如果卡妙不再爱你,而这样的他并不如何痛苦,你是不是也该做出选择?
拜托了!为什么这个世界总有无聊人给我这样或那样的忠告?没有爱过,没有经历过的你们,凭什么妄下断言?!
我该如何做?卡妙,你又希望我如何选择?
就像一个谜语摆在面前,是你的,抑或我的。

稀寥的行人在雨中与我擦身而过,下着雨的巴黎变得朦胧。他们是否都如我一样漫无目的,游荡在这雨组成的景致中。
头发上有雨珠滑落, 顺着我的颊骨,滴在手上,落在地里,摔得粉碎。
红色的公共汽车在我的面前停靠,长长的气阀声音,洞开的金属门,像是通向另一个世界。同是徘徊,我为自己选择了一个可以遮风挡雨的狭小空间,也许,我更爱的是自己,不可舍弃的终究还是自己的那一点骄傲,所以,一败涂地。
爱或者不爱,去爱或者被爱,无从选择。

“你好,这里有人坐吗?”
空荡荡的车厢,卡妙却最终还是选择坐在我的身边。我对他笑笑,没有与他再多说什么。
突然想到一句话。很淡很淡的感伤。

爱情不死,只是凋零。

我的爱情,从开始的那一天起,就开始了凋零。


— 完 —

By:E,九筒,Kou
2005.春

Venus —— Poison is my potion

圣斗士同人,耽美,米妙

— 文案 —

没有心和温度的人,一个是渎职警察,一个是卖笑痞子。
持续的相同事物步调缓慢的反复出现,犯罪很普通,被牵连也很普通,死亡近在咫尺依然很普通。
生和死是再自然不过的存在,一如往常的是另一个每一天。
一切一切,都是水泥森林的毒剂。
无助的性格,失落的城市,世界不过是个巨大的玻璃丛林,没有感情。

Shmily

圣斗士同人,耽美,米妙

— 文案 —

爱情是恋爱双方在互相索取中所找寻的一个平衡点。
谁都希望为自己的爱人付出,而谁又都希望自己能被更宠爱一些。
月亮升起来,营火燃起来,爱,落下来。
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
我……大概或许不是很清楚。

骑士,是一个历史名词。

当听人提到骑士(Knights)这个词时,你会联想到什么?是一名骑着高头大马在城市道路上巡逻的长矛战士,还是在晚霞的映照下拍马冲锋陷阵的重装士兵?是富丽堂皇的宫廷里那潇洒英俊款款深情的高大男子,还是离别挚爱迈出家门的回头一瞥的勇士?如果单纯从字面上来理解,骑士就是跨坐在战马上的武装战士,他们经受了严格的训练,是中世纪欧洲最精锐的部队,是在辽阔土地上自由驰骋的雄鹰。但如果只是这么来阐述何为骑士,肯定无法令我们满意。我们乐意看到这个词被赋予更多的含义,刀剑背后有着执着的梦想,铁血躯体内亦有万丈柔情。

公元800年,法兰克王国的查理大帝一统西欧,被教皇加冕为“伟大的罗马皇帝”,12名跟随查理大帝南征北战的勇士就当然成了“神的侍卫”,他们被人们称为“帕拉丁(Paladin)”,即圣骑士,这被视为骑士的起源。完整的骑士制度到公元11世纪才成形,从严格意义上来说,骑士意味着一个阶层。原本骑士是隶属于贵族的士兵,并且有义务为王国作战(每年为王国或者领主服务约40日),作为报酬,他们管辖部分农地收取农租。这样在王国的贵族和骑士之间就形成了一种契约式的雇佣关系。初期的所有战士都有可能成为骑士,不过后来具有地主身份的骑士渐渐形成了一个固定的阶级,他们已然成为贵族、统治者的附庸。罗马天主教和统治者发动的十字军东征,把骑士阶层推向极度繁荣的历史时期,战士的骁勇和基督教的神圣信仰开始结合,骑士随之也具备了一个新的身份:基督的卫士。披上天主光辉的骑士终于成为深受崇拜与尊敬的人物,他们忠诚于统治者和基督,在基督教的教义感召下乐于救助鳏寡老幼,这样,“骑士脱离了其蛮族和异教的背景,而被整合于基督教文化的社会结构中。结果,骑士像神甫和农民那样,被视为社会不可或缺的三个器官之一。”从中世纪盛行的骑士文学里,我们还能惊喜地发现骑士罗曼蒂克的一面:他们言行得体,举止优雅,追求浪漫的爱情,并且爱情观别具一格——爱情是纯精神性质的感情,肉欲是其间邪恶的亵渎成分。这无疑增添了他们的圣洁色彩。

这样一来,骑士就具备了很多令人称颂的美德:作为武士,他们忠诚;作为信徒,他们谦恭;作为男人,他们纯洁;作为贵族,他们具有同情心。骑士是正义和力量的化身,荣耀和浪漫的象征,骑士制度则成为西方的伦理标准,深刻地影响了人们的观念和行为。时至今日,英国仍然设有骑士头衔,凡是为国家和社会做出重大贡献的杰出人物,便有可能得到女王的授勋。

 
谦卑(Humility)

彬彬有礼,尊敬他人,谦虚谨慎,这就是骑士日常生活中的待人之道。骑士有其骄傲的一面,因其荣耀与地位,但骑士不等同于其他贵族的地方之一就是他同时还有谦卑的一面。谦逊的态度不仅仅是面对年轻貌美的女士和身份显赫的贵族,在对待平民时,骑士也绝不会恶言相向。骑士尊敬所有善意的人,他的礼貌几乎是与生俱来。我们曾无数次看到影视文学中描绘的那些场面:一个穿着精致软甲、拥有金色卷发的年轻男子,单膝跪在一名心仪的女子裙下,表白着他的爱意;一名仪表堂堂高大威严的男子,半鞠躬地拉开马车的门,面带微笑地目送一位老态龙钟的平民上车。这便是骑士谦卑的写照。这就是骑士在经受基督洗礼和传统教育下养成的“天性”。

我们知道骑士的谦卑并没有特定的性别取向,他对所有人一视同仁(当然除了那些恶棍)。在面对所有未怀恶意的人时,都谦和有礼。

尊敬他人,才能得到他们内心的尊重。讲究团结合作的领域,队友之间首先应该彼此信任和尊重,即使对于陌生人,我们也不能失去应有的礼节——如果你是骑士,尤其如此。稍有不满就粗言秽语破口大骂,这不但不是骑士所为,也不是一个有道德的人所为。


荣誉(Honor)

荣誉从何而来?荣誉对骑士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以生命捍卫骑士荣耀也成就了一个英雄。

为荣誉而战!甚至不惜牺牲一切!这是骑士恪守的信条。骑士团光亮耀眼的徽章在太阳下醒目地提醒着它的佩带者:这就是你的骄傲。“骑士”这一称号本身就是一个荣誉,获得这样的称号并不容易。一名候补骑士想要成为正式的骑士,需要经过很多严格的考验,那不仅仅是需要高明的骑术,还需要有杰出的统率力、丰富的战斗经验,和一个显眼的标志性成绩。

荣誉来自神祉和人们的认可。神祉赐予合格者以骑士的荣耀称号,但日后的言行举止能否不辱没骑士团的荣光,还需要看是否坚持信仰,一如既往地为神为人民而战。骑士称号不是具有坚定信仰者的终点,而是他们的起点。背叛骑士团的堕落骑士,神不再眷顾和恩宠他们,他们走在街上,也被人们所厌恶。因为他们的行为亵渎了骑士团的准则,背离了正义之路。

人们关注你,神亦如此,骑士。你不可有丝毫懈怠。珍惜并且捍卫你的荣誉吧!


牺牲(Sacrifice)

骑士,你是否具有这样的勇气,在需要你付出代价来成全大多数人利益时,你敢于牺牲么?也许是牺牲物质利益,也许是牺牲生命。你必须具备这样的勇气和魄力,才是一名称职的骑士。

有时候,某些牺牲会使一名骑士看起来缺乏温情。有时候骑士肩负的重任使他们异于常人,他们牺牲了家庭的温馨,同时也迫使自己最爱的亲人陪着自己做出牺牲,这种双重的付出在我看来代价有些过大了。那些忠诚于教会和骑士团的骑士们未免有些可怜。他们信仰的神祉无疑在享受着他们的牺牲。如果是为了大多数人的利益,那么从全局来说,牺牲当然是值得的。但错综复杂交织在一起的政治利益有时候会造成个人和历史的遗恨。在著名的电影《铁面人》里有这样的一个情节:菲力普亲王被他的弟弟——国王路易关押在巴士底狱里,忠于菲力普亲王的骑士团冒险将他救出后,结果遭到了路易国王火枪队的伏击。这个时候令人瞠目结舌的事情发生了:路易下令开火,但火枪队并没有扣动扳机,相反,他们丢掉枪支,庄严肃穆地向菲力普亲王骑士团仅存的4名血迹斑斑的骑士行礼致敬,至高无上的国王在此刻也失去了尊严。骑士,才明白骑士。与邪恶对抗,牺牲自己的利益来帮助别人,便是履行骑士的职责。这正是你的光荣所在,骑士团的光荣所在。

让我们向那些勇士们致敬吧。向那种牺牲自我的精神表达必须的礼仪和尊敬。

 
英勇(Valor)

毫无疑问,怯懦者不配冠以骑士的荣耀头衔。没有勇气的人根本就无法通过骑士的测试。骑士必备的品德之一就是勇敢,无所畏惧地向邪恶宣战,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保护弱小,你决不能退缩。

奇幻文学和游戏里常说的屠龙,是对一名骑士最奢侈的考验。和龙对抗,这是生和死演绎的华丽舞蹈,你很可能要葬身龙穴。但如果你击败了强大的龙,你便能获得“屠龙英雄”这种无尚荣耀的称号。

英勇当然也体现在战场上,挥舞长矛向敌人发动勇猛的攻势,去获得最后的胜利,这是每一名骑兵天赋的使命。在传统的回合战棋游戏中,骑士往往是最勇猛的作战主力。

  
怜悯(Compassion)

同情弱者,骑士要有一颗博大包容的心。骑士肩负着除恶锄奸伸张正义的使命,骑士虽然是效忠于领主或王室,但正义才应该是他们行为的准则。

对于勇于牺牲的对手,骑士内心里充满了尊敬之情,这导致他们敢于违抗王令。我国也有英雄惜英雄的说法,在迫于局势不得已成为对手的两人当中,可能友谊大于仇恨。

我记得有这样的场面:一个在不引人注意的角落里,一个小女孩在低声抽泣,如果你肯走过去和她对话,会得知她和父母在战乱中失散,她成了无家可归的孤儿,这时你可选择给她钱,帮助她回到家乡。同样在奴隶地窖里,你能掏钱帮助被拐骗的孩子找到回家的路。

  
精神(Spirituality)

通常说到8大美德的时候,“Spirituality”这个词被称作“精神”,这不太好理解。因为8大美德的其他7种美德,都是一种“精神”。英语中,“Spirituality”这个词还能翻译成为“灵性”。就我个人的看法,灵性可能更加合乎原意。

我们知道骑士和宗教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在对骑士的选拔工作里,对神的信仰、对神旨的领悟也是不可忽略的环节。如果抛开游戏而从历史上来看,中世纪某段时间里,存在着骑在马上的牧师,他们是直接领受神旨并且向骑士解释的人,骑士部队里,这些牧师也是不可缺少的成员。这么看来,“精神”这种美德,可能含有对神旨的领会能力在内,骑士必须敬仰神,要热衷于为神做出奉献。在中世纪被神统治的那个年代里,爱基督爱教义,是一种必须具备的素质。

“精神”这个词可能更多地具有西方文化色彩,忠实于自己加入的教会组织,信仰本集团的神,不背叛它。这种信仰上的共同取向也是将整个组织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关键纽带。
  
 
诚实(Honesty)

无论在何处,诚实都是值得称赞的美德。作为骑士,诚实也是一种必须的品质。因为骑士在欧洲贵族阶级里,是最低的一级,一名骑士要想有不错的人际关系,就要有很好的信誉,这必然要求他诚实不欺诈。大部分的骑士团规章里在显眼的位置上也注明了一条:骑士必须忠于自我的灵魂。

著名的圆桌骑士——兰斯洛特也正是坚守承诺的代表人物。当他被亚瑟王待为上宾时,其余的圆桌骑士表示出了他们的不满。于是兰斯洛特和他们定下了一年零一天的期限,用这段时间去证明他的勇气和仁慈,接着他出发去除掉了邪恶的加隆爵士和凶狠的巨龙、打败了50个盗贼、杀死了2个巨人,最终在一年零一天的时候返回了城堡。他的诚实令他成为了亚瑟王最伟大的圆桌骑士。

骑士,要想得到别人的信任,你就得诚实。别欺骗你的神和你的爱人、朋友,也别欺骗陌生人。你得坦然面对自己的灵魂,要经得起神的审问。

 
公正(Justice)

公正无私,严守法律,按章办事。这可能使得骑士看起来有点过于严肃了,但事实就是如此。现实社会离不开公正,谁会喜欢在一个颠倒黑白的环境里生活呢?

在历史上,因为骑士的阶级本质,他们不可能完全执行公正。即便是上文所说的,看上去很有正义感的利昂,其实也违背了公正的原则,本性善良的他助纣为虐,就像一只迷途羔羊,走的并不是正确的道路。中世纪的欧洲,毕竟是君权神授的年代,君王的意志就是神的意志,是不可违抗的,骑士只不过是君王的附属罢了。

当然,所有年代都有些“叛逆者”存在。据说中世纪有一名日尔曼骑士不满于国家法律的不公正判决——一名无辜者被判决死刑,冒天下之大不韪,在行刑日劫走了死刑犯。我们很容易想象到这名勇敢的骑士为恪守公正最后付出了何种代价。今天在德国一个博物馆里,还保留着这名骑士的雕像,以供后人瞻仰。嗯,我们看到了,对于不公正的事情,历史总会还以颜色,予以纠正。今天,这名骑士得到了应有的褒奖。对于公正者,历史迟早要给予他公正的评价。


以亚瑟王组建圆桌骑士时发下的誓言来结束这一段吧!“我尊贵的武士们,让我们在此一起立誓。我们只为正义与公理而战,绝不为财富,也绝不为自私的理由而战。我们要帮助所有需要帮助的人,我们也要互相支援。我们要以温柔对待软弱的人,但要严惩邪恶之徒。”
  
骑士这8大美德,是对骑士精神的高度概括,

骑士,是一个历史名词。

我们可以没有严格意义上的骑士,但不能没有美德。

× CLOSE

贇 月

07 2018/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花 火

[02/16 Finda]
[10/29 小镰]
[10/27 Finda]
[09/24 cade]
[08/13 Finda]

谧 寻

× CLOSE

Copyright © 深海溺水者。 :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counte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