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深海溺水者。

We are meant to lose the people we love.
Top   -   twitter   -   mirage   -   fiction   -   treasure   -   granary

contact?   →   message   →   microblog   →   koutuanzhang@gmail.com   →   copyright@kou

menu admin LIST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Shmily

圣斗士同人,耽美,米妙

— 文案 —

爱情是恋爱双方在互相索取中所找寻的一个平衡点。
谁都希望为自己的爱人付出,而谁又都希望自己能被更宠爱一些。
月亮升起来,营火燃起来,爱,落下来。
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
我……大概或许不是很清楚。


如果爱情是恋爱双方在互相索取中所找寻的一个平衡点,那么相爱,是不是那寻找平衡的砝码?

如果砝码的数量不均衡,是否就会找不到爱情的支点?谁都希望为自己的爱人付出,而谁又都希望自己能被更宠爱一些。

这是无私,亦是自私。

当然,这类均衡原则在米罗和卡妙身上似乎得不到应证,就像加隆笑说的:米罗这家伙,看着就像追人的;卡妙这孩子,瞧着就是被追的。

米罗爱卡妙,总是用最甜蜜的话附上最直接的行动,他让所有人都了解一个事实:卡妙,归他。而这般霸道的举止所换来的也不过是爱人同志的横眉冷眼。

所以,从某个角度来说,米罗和卡妙的关系并不对等,因为大家都觉得,永远是蝎子更多地爱着瓶子。

可米罗似乎并不介意,他仍旧依着他自己的脾性对冰山美人体贴入微,万千风情,好像要把前世遗留下的缠,和来生未有开始的恋,都急着在这辈子用完。好在米罗是理性的,他知道过分沉重的占有只会吓跑他的亲密情人,所以,他愿意给他以自由。就好比卡妙的日记本向来不做什么特别的隐秘保护,有时它就安安静静的被摆放在床头柜上,米罗甚至可以在任何时候翻看它,但他从不这么做,他尊重卡妙,也尊重他的秘密,他觉得若能适当地保持这微妙空间,卡妙会感到有安全感,甚至会更爱自己一些,因此,他坚持原则。

对于多疑的蝎子来说,这实在有些不可思议,但爱情、生活不就是这么回事么?

卡妙是个理想主义,但有时则实际得可怕,他一直喜欢在这样的矛盾中思考,以获得精神和心灵上的充实。他向往宁静安逸的田园生活,却割舍不掉发达便利的都市丛林;他渴望能出人头地,立番作为,可对公众人物总嗤之以鼻。清高又市侩。

所有的一切都该是有对立面的,甚至爱情也是如此,卡妙认为愈是相爱的人,愈容易以最简单最琐碎的瑕疵来伤害对方,因此他曾向往爱情却又害怕爱情。不过米罗对卡妙来说是个例外,米罗的爱是强烈而包容的,它让卡妙安定且自主,被信任并信任着。

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

我……大概或许不是很清楚。

不断证实对方的心意,是都市青年的忧虑不安、矫揉造作和无病呻吟,但“爱”本就是需要具象化的抽象物质,所以大家都爱玩这样的游戏。

卡妙和米罗也喜欢。他们的游戏可以在任何地点任何时间进行,没有预兆,只有情意。

休息日的午后,太阳庸懒,没有风的骚扰,让人写意得昏昏欲睡。

妙,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米罗靠着藤椅,伸着懒腰。

卡妙放下手里的茶杯,歪着脑袋想了一下,然后说不知道。

于是,米罗便把手臂张得很开,伸展到最大限度,说:我爱你这么多。

可是,昨天我帮阿鲁迪巴完成了报表,他很兴奋的对我说,卡妙,你太伟大了!我真是爱死你了!浅浅嬉闹划过卡妙的眼,他饶富兴趣地看着米罗,说:如果按他的身高臂长计算,他似乎比你更爱我呢。

米罗哑然,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天气好的时候,他们通常会选择出游,早在大学那会便是登山队的俩人自然心有灵犀。

望着脚下层层叠叠的梯田,米罗的骄傲油然而生:妙,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

站在一旁的卡妙歪着脑袋想了一下,然后依旧摇摇头。

我爱你,一直到过了小路,过了远远的河,直到那边的山群。米罗指着悬崖的前方,极目眺看,方可望见雾气缭绕的山峦。

卡妙狡黠地笑笑:可是,上次帮穆拉到攀登的赞助资金,他激动地说会带着我的心意登顶珠穆郎玛峰,那可比这些山要高吧。

米罗耸耸肩,无奈只得噤声。

美丽的夜晚总是留给最好的情人来遐想的,于是月亮也十分配合地露个小脸。

卡妙伏在案头记录今日的点滴,他有写日记的习惯,日记本的名字叫Shmily,米罗从来不明白这个单词的含义,他甚至都不确定在各语种内是否有这个单词的存在。

此刻的米罗正趴在窗边,甜腻腻地问:妙,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

卡妙抬眼瞧了瞧他,最后还是说不知道。

我爱你,从这里一直到月亮。

卡妙一愣,正眼看去,米罗弯着嘴角,笑得暧昧——暧昧得足够在周边飘起氤氲的气烟,若隐若现,似真亦幻。

那,真的是很远呢。

卡妙怔怔地说,米罗乘机坏坏的从他的脸上偷了个香,一脸得逞的模样。

新月挂在窗前,在风的诱惑和云的含蓄下,发着微微的色泽。米罗已经熟睡,卡妙则合上了日记。

其实,日记的内容没有秘密,也没有任何特别。里面只记着米罗的一点一滴,比如,学做了个菜,要让卡妙好好尝尝;比如,公司的活儿做得不顺,对着苹果报复似地咬下一口,而后发出恨恨又清脆的咀嚼声;比如,看鬼片的时候,明明没有被吓到,却偏偏要牢牢抱着卡妙。

这些琐碎时时都在上演,但卡妙总是不遗余力地收集它们,他喜欢生活中的单调和变迁,新鲜和乏味,也喜欢各色各样的米罗。不同的米罗,或者,同一个米罗。

Shmily,是日记的名称,它印刻着任何时候的米罗,也装载着任何时刻卡妙的心情。

Shmily——See how much I love you.

卡妙走到床边,小心地给他拉好被子,在他的耳际轻轻开口:我爱你从这里一直到月亮,再,绕回来。

城市里人影匆匆,欲望沉沉,每天有人相恋,每天有人相爱,每天都有故事,每天都是一千零一夜。

月亮升起来,营火燃起来,爱,落下来。

当你很爱、很爱一个人的时候,也许,你会想把这种感觉描述出来,它很难一言以蔽之,甚至令你张口结舌,可当表述出来的时候,往往又会觉得词不达意,最后,我们终于明白,爱,不是一件容易衡量的东西。


— 完 —

By:Kou
2004.冬

PR

Comment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 CLOSE

贇 月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花 火

[02/16 Finda]
[10/29 小镰]
[10/27 Finda]
[09/24 cade]
[08/13 Finda]

谧 寻

× CLOSE

Copyright © 深海溺水者。 :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counte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