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深海溺水者。

We are meant to lose the people we love.
Top   -   twitter   -   mirage   -   fiction   -   treasure   -   granary

contact?   →   message   →   microblog   →   koutuanzhang@gmail.com   →   copyright@kou

menu admin LIST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遗书 Suicide

— 文案 —

随着一声啼哭,一个女婴在那年最冷的那天降临人世。如此的冰雪美丽,将来定是个标致的可人。她的家人坚信,这是雪女王的恩赐。
辗转的轮回,她的懵懂,成长,感情,也像一段段可笑又荒诞的轮回。
生命脆弱吗?心脆弱吗?还是因为任性,才令所有的一切都看似不顺?
十年又十年,女孩坚信,这是……雪女王的恩赐。

随着一声啼哭,一个女婴在那年最冷的那天降临人世。如此的冰雪美丽,将来定是个标致的可人。她的家人坚信,这是雪女王的恩赐。

十年后的四月一日,初出懵懂的孩子最肆无忌惮的那天。

粉红色的季节,却不够诗情画意,一点都不浪漫。女孩成了这天真正的愚人。舔着自己的伤口,她不敢和爸爸妈妈还有老师说,他们不会明白小孩子的勾心斗角,他们只把这一切当作儿戏,他们会要求她宽容。

女孩不懂,受到伤害的是她,为何要对自己残忍,对别人宠溺?难道自己不是父母家人掌上的明珠?难道自己受了欺负,也一定要保持微笑,维持风度吗?

到了明天,还要委身于班级的某个小团体中,为什么要如此辛苦,为什么会如此狼狈?她想逃跑。

刀面在光线充足的厨房,显得格外闪亮。手起刀落,染红了衣襟就能得到宁静,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那样的话,爸爸妈妈就会为自己伤心,他们会后悔对她所说的一切。女孩得意地想着。

或许,该让自己缓口气,这样就能叫爸爸买巴布豆,让妈妈买费列罗,他们平时总喜欢说玩物丧志,贪吃会得蛀牙,可每回生病发烧,他们都会对她千依百顺。到了那时,父母是不是仍会娇纵她?一定会的。女孩俏皮地笑出了声。

可是……会不会很疼呢?上次从楼梯摔落时,自己哭了三桶眼泪,眼皮肿得像只青蛙,虽然只是擦破一点皮,但还是很痛很痛的。记得妈妈切菜杀鸡都是用这把刀,且架势逼人。被它伤到,是不是真的会万劫不复?那就没有玩具和零食了。女孩还是心悸了。

回过头,墙上的分针刚好走到10,动画剧场开始了,今天能知道阿宝的飞毯会飘向何方。女孩看看手里的刀,斟酌不到三秒,放下武器,冲进房间。被人欺负也好,想轻生也罢,都不是重点,今天,现在,还是阿宝的故事比较重要。

转眼的十年光景,在夏季最苦不堪言的日子。

酷暑燥热,汗流浃背,还有爽口的甜筒,所有炎炎的痕迹都被泪水洗劫。女孩高考失利,她只好不断安慰自己。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每年都有人摔得很惨;可能阅卷老师不喜欢自己的写作风格;这次的物理题出得实在太偏………说这怨那的,女孩知道,今年,无法幸免。

她不解,一天三分之二的时间,自己都努力于学业上,不敢懈怠,不敢游戏,都已经这般刻苦,为何会不如旁人?为何还会惨遭厄运?

即使明年再考,也依然要面对压力种种,且不说应届生的来势汹汹,同为前浪而跌出黄榜的也不在少数,更何况,还有群立志一愿大学梦的老革命,高考制度愈加宽松,却不见大学的门槛有变矮。她想放弃。

迎面的风吹散着女孩的发丝,奇怪啊,为何在底层毫无察觉的轻柔细致的暖风,却在30楼的顶层这般狂烈,像拖缰的马,得到了真正的自由。握着冰冷的铁栏杆,女孩可以猜想到母亲的惊恐,父亲的痛心,师长的惋惜,但有谁能料到,此刻的她于风中是何等的畅快淋漓。

楼下的车辆在呼啸,远处的孩童在嬉戏,他们全部在飞驰,女孩也向往飞翔,她单纯得只想离那片美丽的火烧云近一些,再近一些,她知道她可以做到,只需张开双臂,而后轻盈的失去平衡。

听着播音员最后的嗓音——那是女孩最忠爱的声音和节目,有人为这特殊的日子点歌,是女孩最喜欢的那首,歌词、歌曲、演唱全部完美至极,但它不该于此刻出现。优美的旋律很蛊惑,女孩悄然泪下。

学历只是证明知识量的拥有程度,而从来不直接说明个人能力。或许此刻,女孩不该验证自己的勇气,而是要挑战自身的能力。她不是失败者,亦不是弱者。走下高楼,女孩心里塌实了很多:成长是一种不需要翅膀地翱翔。

又一个十年的轮回,大动脉上方的心室被锁上的那一刻。

烂漫婉约的秋季缓缓而至,来不及展现它独有的浓情蜜语,那清爽的浪漫便被痛彻心扉的绝望毫不留情地击碎。没有先兆的,悔婚的新郎上演蹩脚的戏法,留下女孩一人面对喧哗愤怒的教堂,她这才发现,原来自己对那个男人一点都不了解。

女孩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他为何要逃离,他怎会忍心让自己的爱人流泪,他们是否曾经真的相爱?

明日的太阳依旧会露出笑脸,但心的一方已经崩塌,遗留下一个大大的窟窿,不论吸取多少热量都会流失。她也只是渴求一点宠爱罢了,为何会逼得对方弃置?没有幸福的未来,她想休息。

一个白色的小瓶内装有23粒薄薄的药片,它们会一起在胃酸里化解,然后催眠所有的记忆,毁灭所有的人,并且让事件发生。它们静静地躺在女孩的手心,被沉默与冰冷包围,等候着她的决定。

如果没有了爱,还硬要住在别人的心中,这是否为一种残忍,一种永远也医治不了的残忍?他看透了,所以选择离开。但她难以释怀,索性将心房紧闭,因为如此,方可获得永恒的抚慰与沉醉。

女孩很伤心,很怨愤,很疲惫,她诅咒那个男人并且深深爱着他。因为矛盾,所以痛苦,必须得到解脱,那是唯一的方法。她坚信当那些薄薄的药片发生化学变化的时刻,就将是她保有所有,并忘记所有的时刻。

“滴滴”两声,很轻,却被女孩轻易捕捉。屏幕上的小人闪闪跳动——是她的网友,兴趣最相投的那个,因此他俩无话不谈。女孩把自己的遭遇倾诉给虚拟世界另一边的人,对方听着,很久之后才回复说:在你决定去见上帝之前,可以先和我见个面吗?

为什么?女孩认为这没有必要。

因为我不相信这种肥皂剧似的故事,除非让我看到事实。对面的人坦白得可爱。

女孩对着屏幕无奈地笑着,或许她该发泄一下,或许该在离去前做最后一次的散步,总之,他们见面了。聊天,约会,亲吻,那个网络上好看的男人终于改变了23粒药片的命运,也终于让女孩明白,恋爱有时要懂得放手,才会看到破茧而出的美丽世界。

再后来的十年,她有了自己的家庭,自己的事业,自己的生活。

随着一声啼哭,一个女婴在那年最冷的那天降临人世。如此的冰雪美丽,将来定是个标致的可人。她坚信,这是……雪女王的恩赐。


— 完 —

By:Kou
2004.春

PR

Comment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 CLOSE

贇 月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花 火

[02/16 Finda]
[10/29 小镰]
[10/27 Finda]
[09/24 cade]
[08/13 Finda]

谧 寻

× CLOSE

Copyright © 深海溺水者。 :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counte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