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深海溺水者。

We are meant to lose the people we love.
Top   -   twitter   -   mirage   -   fiction   -   treasure   -   granary

contact?   →   message   →   microblog   →   koutuanzhang@gmail.com   →   copyright@kou

menu admin LIST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你的生日,我的快乐

— 文案 —

以前,你总是追在我身后,紧紧跟着我,闯到东走到西,拉着我的手,要我带你去这儿去那儿。
以往,我总是走在你前面,作你的向导,带你走街穿巷,牵着你的手,带你去所有你想去的地方。
蜡烛点燃了又被吹熄,年纪长了一岁又一岁,所有纯真的微笑和眼泪都渐渐远去。只有我还活在回忆的快乐中。


我看着橱窗内的婚纱礼服,驻足流连。棠,若你穿上它,一定婀娜多姿,千娇百媚。我痴痴地想着,攥紧了口袋中的礼物。

年少时光,我曾说,将来长大,一定会把你娶回家,养着你、宠着你。无心的玩笑,却羞得你满脸绯红,低着头假装生气,一连几天都没和我说话。

棠,你好单纯。21岁的人,微笑时还能看见两颗可爱的小虎牙,一不留神,红晕还会飘过酒窝。都这般大了,还那么容易害臊。

我拎着蛋糕,走过花店,一片火红。对着那片妖娆发呆,我的思路刚好断档。

小时候的棠和我总粘在一起,闲来无事就结伴往学校的后山跑,小山上有个漂亮的花圃,一年四季开着不同的花,留下我们一年四季的足迹。

棠特别爱花,因为她是个心地善良的姑娘。哪个21岁的女生会像你,因为一朵夭折的花而流泪,伤心许久?

“先生,买花?”老板娘打量了我一下,笑得暧昧,“女朋友生日?”

我笑。女朋友?是,棠是我的小女朋友,我是她仰慕的郝哥哥。可她从来没给我一个男友的身份,而我究竟是以何种名分,站在她身旁的呢?

“女孩子的话,都会希望自己的男朋友,在最特别的日子,送红玫瑰哦。”老板娘建议着。

我摇摇头,说:“请给我一束雏菊。”

棠喜欢各色的花,却单养雏菊。我不懂赏花,除了雏菊,其它品种也不识几个。

回到家,我便马不停蹄地修饰餐桌。冰镇的香槟,当然是浪漫气氛的最好催化剂;再用大把的雏菊做装点,平日一直空置的花瓶也只为今天璀璨;精简的酒杯,高光夺目,映衬出满屋的温馨和我的幸福。

我将蛋糕从礼盒中拿出,粉红色的奶油上,镶嵌着一个个光泽艳丽的新鲜草莓。

草莓冰激凌,草莓蛋糕,草莓味的饮料……从以前起,棠就爱吃草莓。人也长得像个草莓,小巧玲珑,可爱得诱人。

拿出蜡烛,我开始在蛋糕上装饰。轻轻地,像对待出土文艺品似的,每插上一根蜡烛,我便想起我和棠的曾经,如此深刻。

小学那会儿,我常常不交作业,被老师留校,罚抄书,你就陪着我一起饿肚子,还因为晚归挨了你老爸的批。不怎么懂事的棠,比谁都讲义气。

……

社区运动会时,你报名参加马拉松,我知道你的心脏一直不好,让你量力而行,可你却固执得跑完全程。花季雨季的棠,在同龄人中是最坚强的。

……

有一年的夏天,我们去登山,你差点落崖,我吓得不知所措,只能牢牢抓紧你的手,你也只会抬头对着我傻傻地笑。20岁的棠,依旧那么信任我。

……

我窝在沙发里,抬眼看窗外,夜幕沉沉,霓红闪烁,灯火阑珊的浮华。发达的现代化都市没有昼夜,所以一天24小时都是虚脱般的寂寞。

时针走过12。棠,你的生日过了,今天又会是崭新的一天,可我对过去,真的好留恋。

以前,你总是追在我身后,紧紧跟着我,闯到东走到西,拉着我的手,要我带你去这儿去那儿。

以往,我总是走在你前面,作你的向导,带你走街穿巷,牵着你的手,带你去所有你想去的地方。

为什么,棠,我只记得21岁和那之前的你?你长大了吗,变了吗?

我回过脸,房内没开灯,靠着窗外的层层光芒,香槟,雏菊,酒杯还都隐约可见,幽幽的空气中,繁华落尽,再浪漫的餐桌,现在看来,都是一片死灰。

蛋糕上的25根蜡烛燃烧殆尽,我的回忆随着这片氤氲,缭绕不散。

棠,你在21岁的那年,离家出走,至今毫无音讯。无人知道你的去向,你连我都没说,原以为我会是你最贴心的朋友,但世事总难料。

我以为曾经的我们可以一直好下去,好到一起读书,工作,恋爱,结婚,生活。我以为那会是种默契。

我坐到桌边,看着被蜡水浸渍的蛋糕,有点恶心,有点不堪。

棠,你的生日,吃了你最爱的草莓吗?朋友们送了什么礼物给你?许了什么心愿,身体健康,财运亨通,还是世界和平?有没有和心爱的人一起过?见到最想见的人了吗?

我掏出口袋里的小盒。棠,你还记得吗?每年我总送你一个稀奇古怪的玻璃制品,而每年你都会喜欢得爱不释手。

大前年是一只哈姆太郎,前年是一个压坏的可乐罐,去年是套和服,今年的最特别,是一朵雏菊,我猜你看到了一定会喜欢。如果你会回来。

蜡烛点燃了又被吹熄,年纪长了一岁又一岁,所有纯真的微笑和眼泪都渐渐远去。只有我还活在回忆的快乐中。

棠,你为什么要走,那么突然?

棠,我好想知道,那年的夏天,和你一起离开的男孩,到底是谁?

棠,每年最特别的日子,你是不是会像我一样,想念最特别的人呢?


— 完 —

By:Kou
2003.秋

PR

Comment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 CLOSE

贇 月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花 火

[02/16 Finda]
[10/29 小镰]
[10/27 Finda]
[09/24 cade]
[08/13 Finda]

谧 寻

× CLOSE

Copyright © 深海溺水者。 :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counter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