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深海溺水者。

We are meant to lose the people we love.
Top   -   twitter   -   mirage   -   fiction   -   treasure   -   granary

contact?   →   message   →   microblog   →   koutuanzhang@gmail.com   →   copyright@kou

menu admin LIST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江东月下

下午小憩,忽闻外堂有人吟诗赋词,声色低沉饱满含着吉金之音,立马跑出去探个究竟。原是邵峰在戏里借酒浇愁: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剧中此刻他爱妻新丧,小儿染病,血亲悬疑,家中琐碎,恩怨情仇接踵而来,实在祸不单行。他虽是酒后烂醉,却也悲戚恼恨真性情。

我立马就脑补了扭三。
陆逊死前之于孙权也不外乎此罢。

伴君者,少有善终,不是贬庶下狱,便是忧愤交瘁,好些的也不过卸甲归隐明哲保身,那些事后平反追封的都是虚礼,只是为王的图个良心慰藉罢了。

孙权无疑是聪明的,他不擅用兵,却很知贤,一个大老板最需要明确发展方向并为实现其计划而找到适合的职业经理人。
周瑜,鲁肃,吕蒙,陆逊——东吴的大都督们各个都是人杰。
东汉末年,寒门和士族之间的牵制微妙,三国中我也尤为赞赏孙权的做法,士族是各地豪门,更是政治力量,如果无法根除,那就纳来己用,交融的好坏暂且不提,可方式方法定然好过完全依附和彻底打压(曹操亦是如此,举才唯用,可惜他儿子一点不懂他老子)。
但又不得不说仲谋晚年真的“挫”。起码立嗣问题上,他远不如他哥。
君主又是个很闭塞的职业,深宫官帷,权势错综,远离市井,真正的不识民间烟火。我们都晓得,远离社会活动太久,人的性格会有缺陷,因此,晚年的孙权对待身边的人如此苛责如此忌惮如此狐疑,完全就是神经衰弱的特征啊。哪怕为王立业的是孙策,也未必能逃过如此下场。

他很不容易。孙坚十七岁出仕便为代理校尉,二十九岁征黄巾,三十四岁伐董卓;孙策十六岁为孙氏少主,二十六岁便横扫江东。有如此闪耀的父兄,孙权表示鸭梨很大。
起码他十八岁时面对群臣的质疑和不安妥的基业,肯定心惶惶。
只可惜,人不可能永远停在十八岁,天才少年过渡到一个帝王渣,其中的艰难苦涩(狗血悲虐)还真不是普通人能挨过来的。

江东月下,曾经一个年少,一个无知,却是心怀壮志,心有宏图;总角之好的,骨肉之亲的,君臣之礼的,一个个都逆不过天命;少年英雄辈出,沙场骁勇,决胜千里,人杰地灵,唯独不见白头。
哀哉,惜哉。

脑补的结果,便是又一次虐伤了自己。

孙氏东吴后,便再没有举此偏隅而图天下称孤道寡者。
PR

Comment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 CLOSE

贇 月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花 火

[02/16 Finda]
[10/29 小镰]
[10/27 Finda]
[09/24 cade]
[08/13 Finda]

谧 寻

× CLOSE

Copyright © 深海溺水者。 :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counter

忍者ブログ [PR]